愿景觀點

VIEW

  • 景區裸浴項目,到底該不該?

    發布時間:2017-06-12愿景觀點

    文/彭祎

    2009年6月6日,四川省眉山市洪雅縣瓦屋山國家森林公園玉屏山野雞坪被確定為四川攝影創作基地。在當天的基地揭幕儀式上,洪雅縣旅游局局長“不經意間”發布一條重磅消息:2003年被指有傷風化而被迫關閉的四川首家裸體浴場——洪雅森林裸體浴場在“潛伏”6個年頭之后,更名為“天體浴場”高調亮相。“天體浴場”以相隔5公里的兩個水潭作為浴池,男女分開;男女保安站在適當的位置保護客人安全。 

    裸浴又恢復!該消息一出,如核彈爆炸,立即引來爭議不斷,社會各界人士如教授、學者、專家、市民網民等都參與到爭議中來,贊成者和反對者各執一詞。

    事實上,旅游景區內的天體浴場靠“裸體話題”為噱頭來吸引游客在全國范圍內還不是首現,早在2000年8月,黑龍江鶴名山島風景區就開設了裸體浴場。2002年,三亞的大東海景區也自發形成了裸體浴場。2004年7月,浙江臨安浙西天灘風景區也在景區內開設了裸體浴場。除此外,國內還有許多風景區也以大同小異的方式開設了裸體浴場。地方雖不一樣,但結果卻相同,在社會輿論或者政府的干預下,這些浴場都避免不了被關閉或者被限制的命運。“裸體浴場”有小市場但最終被扼殺,很是值得思考。

    先看看贊成者和反對者的各自看法。

    反對者:

    一、裸泳就是傷風敗俗,在景區裸浴是一種不文明的行為,是應該被禁止的。中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羞恥心人皆有之,在公共場所辦裸浴,是一種違背道德行為,大多數中國人民都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中國講的是仁義禮智信,不能把中國的根丟了,在發展追潮也不能迷失自己。在公共場所必須講公德,不能在損害公眾利益的基礎上,形成視覺污染。

    二、人和動物的區別是人會想象,觸目之下即發生欲望,恐怕沒多少人能做到柳下惠第二,裸體浴場將會變成強奸犯的培育場。那是旅游區、開裸體浴場,會不會有人帶相機或手機乘機拍照,放在網上當色情照。

    三、在景區設裸浴場實損我中華文明氣質,有什么理由說是釋放、回歸大自然?這純屬追逐淫欲亂性而己。不是說我們守舊跟不上時代,現代文明并不一定遵循西方化,正因我國近今政策開放,在文化精神上某些人模仿西方、學習西方,結果性病嚴重危害人民的健康生活。何必將這有害的精神垃圾搬到景區污染人們的正常視野和潔白無邪的心靈呢?

    四、景區搞天體浴場,從商業角度看是一種商業行為,從旅游角度看,是當地在借“裸”炒作旅游。裸浴自古有之,也無可厚非,但一旦變成經營項目,招攬客人,就是在借人體炒作,以達到賺錢的目的。”

    五、洪雅留給人的印象是車站秩序混亂、護城河水臟,城市環境建設差。這樣的條件還能開設裸浴?還是先把城市形象搞好了再說。

    贊成者:

    一、國外常有裸泳浴場,裸泳在一些國家被認為是全身心接觸大自然的方式,也是國外較崇尚的一種旅游休閑方式。

    二、眉山近幾年來旅游發展形勢喜人,游客日趨增多,休閑方式有了新的需求,開辟裸泳浴場,打造洪雅原生態品牌還是有必要的。

    看到反對者和贊成者的看法,筆者很有幾點疑問忍不住想提出來。

    一、“裸泳是傷風敗俗,是不文明行為。”這是誰定義的?據我所知,我國有些地方都有民俗天體浴場,裸泳,是他們祖先傳下來的習俗,如西藏羊八井、重慶的東泉、哈爾濱的光腚島,都有裸泳的風俗,試問,這也叫傷風敗俗么?裸浴就丟了中國的根么?在公共場所辦裸泳有悖于道德可能還說得過去,但問題是洪雅的天體浴場算絕對的公共場所么?“公共場所”是指供公眾從事社會生活的各種場所。洪雅的天體浴場與三亞的大東海景區浴場不同,大東海浴場是自發形成的,沒有管制,是絕對的公共場所。洪雅天體浴場是有管制的,只有有意愿得人才能進,不能算上是絕對的公共場所,換句話說,洪雅的天體浴場跟公共浴室的區別就在于一堵墻而已。試問,在浴室洗澡,道德不?至于裸浴損害了公眾利益、形成了視覺污染的說法,太扯了!人家洗澡你又看不到,也沒叫你去看,哪里損壞你得利益了?哪里給你帶來視覺污染了?

    二、第二種說法也站不住腳,有些人太神經了,太條件反射了,見風就是雨,說到裸就想到性,把柳下惠搬出來,還說什么會成為成強奸犯的培育場!拜托,請你搞清楚了狀況再說,不要把裸當做是性,況且洪雅天體浴場是男女分開的,相隔5公里呢,相互看不到的,哪來的性呢?如果說天體浴場會培育強奸犯,那游泳池呢,澡堂呢,算什么?至于偷拍、揭秘隱私的現象,這倒是有可能,但現在偷拍現象是無處不在吧,不僅僅會發生在天體浴池,再說,洪雅的天體浴池是有管制的,不是想拍就拍,只要管制好,就可避免這一現象。

    三、第三種說法把裸浴比作追逐淫欲亂性,完全否認了“人本善”的說法,沒弄清狀況,把事情混為一談,公共澡堂也有分男女澡堂吧,怎么沒人把去那洗澡當做追逐淫欲亂性?還有人把性病的原因歸結于在文化精神上某些人學習西方的結果,是不是太扯了?太牽強了?是的,我們在某些方面是在學習西方的東西,畢竟人家某些東西要比我們的先進,但在天體浴池上我們引進的是人家的模式,并沒有完全引進人家的自由文化,你可以說引進的模式不適合中國現在的文化,可以說裸浴與中國當前文化有沖突,但誰能去證明呢?事實上,在中國還是有人愿意參加與性無關的天然裸浴的,你要是不愿意,不接受,沒關系,沒人逼你,但你總不能反對別人這樣做吧?別人又沒損害你的利益!

    四、有人認為洪雅天體浴池把“裸”當做是一種商業炒作。我們暫且不論洪雅縣旅游局是不是這個目的,即使是,也沒必要討論這種做法對不對,何不合理,因為這些事沒人知道,也沒法評論。但是把“裸”當做是一種商業炒作在中國卻屢見不鮮,中國的一些電影、大片中間也有“裸”鏡頭吧,一些商業宣傳比如車展等也有用到裸吧,別的地方能用,為什么旅游界就不能拿來試試,別人說是為了藝術才裸,那天體浴池也可以說是為了原生態而裸啊,你憑什么證明裸不是原生態?人類把穿衣服視為文明的一個重要依據,裸體就是不文明的證據,可是無法否認裸體存在的自然屬性,所以裸也不是什么罪過,關鍵要看裸的場景。不知道從什么歷史時期開始,人們習慣把裸體和性聯系在一起,如果能夠像天真的兒童那樣摒棄這種沒有必要的聯想,人類才是真正擁有了文明,有了這種文明,裸,也再沒有能力當做一種商業炒作工具。

    五、認為城市形象不好就不開發天體浴池旅游,也是在瞎掰。車站秩序混亂、護城河水臟,固然是問題,但我們是不是因為有這些問題的存在而不開發旅游了呢?如果這樣,那是不是也先別吃飯了呢?08年汶川大地震,舉國悲痛,按這道理那是不是連奧運會也不該舉辦呢?一碼事歸一碼事的,不能籠統起來,街道要治理,旅游也要開發,兩者都做好了才是洪雅旅游的發展。

    六、對贊成者的觀點,沒什么好挑剔的。把裸是一種休閑方式,看起來沒有什么不對,只是這種方式不能適用于所有人。所以,要開發天體浴場,就要有證對性的選擇客源,同時做好管制工作,防范不利情況發生。開辟裸泳浴場,打造洪雅原生態品牌,這種說法貌似合理,但缺少證明,利弊難估。

    不管反對也好,贊成也好,洪雅天體浴場還是高調亮相,現在的經濟效益我們不得而知,但洪雅天體浴池實在是賺了,至少賺在宣傳方面,“裸浴”的醒目字眼免費為景區賺得了不少的人氣。景區宣傳在曝光率上,從來都沒有“正面”和“負面”之分,要的就是覆蓋面。但浴場想要得到可持續發展,想要獲得更大的效益,光靠“裸浴”的噱頭恐怕還是有點難度。

    主要的難度首先在于對中國傳統文化挑戰方面,在當下的中國,并沒有歐洲文藝復興之后解放身體、張揚個性的積累,民族心態上缺乏文化基礎,所以要求完全解放身體、回歸自然,像國外那樣設立天體浴場可能是不現實的;其次,目前很多所謂的裸泳者追求的不是身心和大自然的接觸,而是好奇心態或者一些其他念頭;此外,開設天體浴場在國內尚缺經驗,如果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辦法,必將危及到自身的生存。

    作為一名旅游規劃和旅游運營的學生,我并沒有對洪雅浴場進行過實地和市場探查,因此也懷疑天體浴場實施的可行性;但我也找不到反對開設天體浴場的理由,所以也不一味的去否認其發展。我的意見是:既然出現了裸浴這一現象,而且誰也不能科學的判斷此事的正確性和效益性,那么我們為何不冒個險,把它當做一個實驗品,在一個規范下讓其發展,由市場決定其走向呢?要是失敗了,也么什么可怕的,至少得到了經驗教訓為以后作參考;要是成功了,能夠創造社會、經濟、環境效益,固然最好,那樣的話成功的意義也不會亞于31年前安徽省鳳陽小崗村實施的“大包干”。可行,取之;不行,棄之。否定之否定規律,不就是這樣么? 


妖妖直播app官方下载地址_妖妖直播app最近版下载_妖妖直播app下载网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