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景觀點

VIEW

  • 誰該為甘肅張掖丹霞地貌“失遺”買單

    發布時間:2017-06-12愿景觀點

    文/彭祎

    記得小學期間的某一年,學校要評三好學生,我毫不猶豫的遞交了申請書,因為三好學生的頭銜除了可以得到老師的表揚外,還能從家里獲得幾顆棒棒糖的獎勵。雖然我在學校的表現不怎么樣,自認為當選的機會小,但總覺得應該去試試。結果下來,我意料之中落選了,心情失落,還暗地里與老師和獲獎的同學較勁一番。不過之后回想此事來,感覺自己并不后悔,起碼參與過。

    前段時間,發生了一件類似的事情。第34屆世界遺產大會審議通過了將中國湖南崀山、廣東丹霞山、福建泰寧、貴州赤水、江西龍虎山和浙江江郎山聯合申報的“中國丹霞”地貌列入“世界自然遺產目錄”。遺憾的是,被稱為“中國最美的七大丹霞地貌”之一的張掖丹霞地貌,缺席此次申遺名單,最終與世遺無緣。

    要知道,張掖丹霞地貌本來是很有希望被評為世界自然遺產的,或許比我當初評三好學生的機會大很多,但與我毫不猶豫的態度不一樣,張掖丹霞地貌顯得畏畏縮縮,自認不妥而自動放棄了申遺的機會。我是不遺憾沒評上三好學生的,但我想張掖丹霞地貌肯定后悔沒能評上自然遺產,到手的棒棒糖就這么丟了,能不后悔么?

    毫無疑問,此次“失遺”使張掖丹霞錯失了良好的發展機遇,無論是資源保護方面,還是景區開發方面。正如西北師大旅游學院把多勛教授所言:如果張掖丹霞納入新的遺產體系,保護將越來越好。但如今張掖丹霞地貌僅局限于甘肅省一級的范圍內,下一步景區的建設保護面臨不小的困難,付出的開發營銷成本也將大大增高,而且與其它六個丹霞遺產景區形成差距后,獨立開發和保護“也很尷尬”。 

    那么誰該為張掖丹霞“失遺”買單呢?我想有以下幾個“罪人”。

    甘肅張掖地區政府

    張掖地區政府是張掖丹霞地貌“失遺”的罪魁禍首!

    據了解,2006年7月,第十屆全國丹霞地貌旅游開發研究會在甘肅張掖召開,湖南崀山提出全國丹霞地貌聯合申遺的建議。研究會通過了由丹霞地貌旅游開發研究會牽頭聯合申報“中國丹霞”地貌進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的倡議書。2006年12月,“中國丹霞”地貌聯合申報世界自然遺產研討會召開,會議決定,將以“中國丹霞”地貌的名義,整合國內具有申報條件的丹霞地貌區聯合申報世界自然遺產。2007年初,建設部給張掖市發函,將張掖丹霞地貌列入申遺行列,甘肅省政府也同意張掖丹霞地貌申遺。

    可見,在前期的申遺準備工作中,張掖丹霞地貌一直在申遺考慮之列,得到了專家認可,也得到了上級政府支持。

    2007年8月,第十一屆全國丹霞地貌旅游開發學術討論會召開,與會專家提出,中國丹霞地貌規模巨大、類型多樣、差異顯著,篩選名單要慎重、要突出特色、更要考慮為以后的進一步工作創造條件,建議中國三大丹霞地貌集中區以不同的方式申報。

    不知是誤解了專家的建議還是迫于上級的壓力,在申遺項目啟動之時,張掖市自稱張掖丹霞地貌申遺條件還不成熟,決定退出“中國丹霞”申遺行列。

    據張掖政府部門介紹,申遺條件不成熟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一是“中國丹霞”申遺啟動之時,張掖丹霞景區幾乎還沒有基礎設施建設,也沒有成立專門的管委會,綜合各方面的因素考慮,張掖才不得不“忍痛割愛”地決定退出申遺行列。而張掖市委宣傳部一位工作人員曾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市里不讓報道這一事件,沒有什么可說的”。二是受制于財力不足。據媒體披露,湖南莨山得到3.3億元的撥款支持承諾,廣東丹霞山上報資金支持1.4億元。如此巨大的投入或對經濟不發達的張掖而言是個現實難題。

    筆者質疑張掖政府所謂的兩個不成熟方面。

    首先筆者對市里不讓報道“放棄申遺”的事感到納悶,就算基礎設施差、管理不完善,這也不是什么丟人的事,為啥不讓報道?殊不知報道后可能會引起社會的重視,從而增加改善當前落后狀況的機會。囊中羞澀,還不好意思說出來!這態度怎么能夠發展和保護張掖丹霞地貌。況且,資源這么好的景區居然基礎設施差、管理不完善,還沒有成立專門管委會,這本來就是政府部門失職和不作為的表現。

    至于說到財力不足,筆者認為只是相對的,比起湖南崀山的3.3億和廣東丹霞山的1.4億,張掖可能拿不出這么多錢,畢竟張掖的經濟確實不發達。但是別忘了除了崀山和丹霞山,還有其他四個丹霞景區也在申遺,他們能拿出來錢來的能力可能并不比張掖強多少。筆者認為主要還是對旅游開發的重視和態度問題,對旅游開發足夠重視和認識了,就敢于拿出錢來,何況這是一本萬利的事。

    下面是一組數據:

    2009年張掖市全年實現生產總值182.7億元,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完成94.2億元。2008年三產業比例為29:38:33。全年共爭取中央擴大內需項目278項,落實投資8.3億元;開工建設各類項目662項,特別是水、電、路等基礎設施項目開工建設263項,完成投資33.8億元。

    可見張掖并不是沒有錢投資,只是投資的方面不在張掖丹霞地貌上。景區開發雖然需要很大的資金,幾千萬甚至幾個億,但這對于一個市級地區來說,也并不是一個天文數字。退一步講,或許張掖市應重視其他產業的投資,但至少應該要拿出投資張掖丹霞景區的可行性分析來,對該投資什么,不該投資什么,有一個科學具體的判斷。而不是閉門造車,還不讓新聞媒體報道。況且從實際上看,只要科學合理的規劃,絕對可以花最少的錢把自然遺產的牌子拿到,不是動不動就上億那么恐怖。

    再看看崀山丹霞所在的邵陽市的經濟情況,2008年邵陽市國內生產總值561.6億元,三次產業結構比調整為30:29:41,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僅69.76億元。

    雖然邵陽市的國內生產總值是張掖市的近三倍,但邵陽全社會固定投資還不到70億元,比張掖少了近25億元,別人邵陽敢拿出3.3億,你張掖為何就不敢拿出一兩個億?

    張掖地區旅游管理部門和中國丹霞地貌旅游開發研究會

    張掖地區旅游相關管理部門和中國丹霞地貌旅游開發研究會應該是張掖丹霞地貌申遺工作的主要執行者,申遺工作不戰而敗,這兩個主要執行者不可避免成為張掖丹霞“失遺”的罪人。

    當地旅游部門的說法是,申遺成功的六處丹霞地貌由于開發和保護利用較早,各種申遺條件均已具備。而張掖丹霞地貌雖然形成年代較早,但當地對于丹霞旅游資源認識不足,開發比較晚,所以不具備申遺條件。

    這令我想到了孔子訓冉求的故事。季康子要攻打魯國的附屬國,季康子的家臣冉有、子路對他們的老師孔子說道:老師啊,季康子要對魯國的附屬國發動戰爭了。孔子責備冉有和子路說,這恐怕是你倆的錯吧。冉有和子路反駁道:管我們什么事呢,是我們的主人季康子要打的,我們又不想打仗。孔子就批評說:陳力就列,不能則止;危而不持,顛而不扶,則將焉用彼相矣?

    張掖地區旅游部門跟冉有、子路的行為沒什么兩樣,都是“欲之”而必為之辭的一類。作為一個地方的旅游管理部門,應該助當地政府為當地的旅游發展而全力奮斗;作為旅游專業性的機構,也應該知道張掖丹霞申遺的重要性,而不應該以開發較晚和認識不足的理由而放棄申遺。何況這個兩個理由本來就是當地旅游管理部門自身的原因造成的。開發較晚,說明工作做得不到位,不重視;認識不足,說明不專業,不具長遠眼光。放棄申遺可能與當地政府的政策有關,旅游部門是拗不過政府的,所以申遺難辦。可換過來說,虎兕出于柙,龜玉毀于櫝中,是誰之過與?

    中國丹霞地貌旅游開發研究會已帶領其他六個丹霞地貌成功申遺,居功至偉,功勞不可質疑,但與張掖丹霞的失遺也脫不了干系。因為作為丹霞地貌聯合申遺的領隊和專家,研究會是最清楚申遺的要求、標準和程序的機構,張掖地區相關部門稱放棄申遺的原因之一是認識不足、觀念落后,那么研究會完全可以為張掖丹霞申遺提供智力支持,改變落后的觀念,把張掖丹霞申遺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可行性傳達給當地的管理者,供他們決策。或許研究會已經做過這方面的努力,但從“失遺”結果上看,努力程度明顯還不夠。

    為張掖地區做規劃的科研機構

    據西北師范大學旅游學院院長把多勛介紹:“張掖丹霞景區在兩三年前曾經做過一次景區規劃,但那次規劃做得極其不負責任,規劃是由國內最高級別的科研機構做的,卻只派了一個人,一個甘肅籍的博士生,當時我們都意見很大,最后經過多次修改,才勉強通過。”

    這么說來,為張掖丹霞景區做規劃的某科研機構也是“失遺”的罪人之一。人家花大錢請你來,為的就是想利用你們的智力為丹霞景區的發展做一個合理的規劃,你卻只派了個博士生來忽悠人家,拿了人家的錢不做實事,這算哪門子的科研機構?不僅浪費了丹霞地貌的錢財,還浪費了關心熱愛張掖丹霞地貌人們的感情,更為甚者,也加重了業界對旅游規劃有效性的質疑,給旅游規劃行業蒙羞!

    雖然我沒看過規劃文本,但從把多勛教授的評價來看,該規劃八成就是垃圾規劃,忽悠人的規劃。若是一個正規的、負責任的科研機構或者規劃公司來為張掖丹霞地貌做規劃,必定會把該張掖丹霞的申遺目標放到景區發展的戰略高度,并制定一套落地性的策略來實行。若如此,不管最終張掖丹霞申遺成功與否(實際上成功率是很高的),作為規劃智力機構而言,也算對得起別人付給你的規劃費,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其他六處丹霞同盟

    在申遺準備階段,湖南崀山、廣東丹霞山、福建泰寧、貴州赤水、江西龍虎山、浙江江郎山和甘肅張掖是一起被列入申遺行列的,但現在前面六個同門兄弟都成功加入世界自然遺產目錄,唯獨張掖丹霞掉隊了。這正如幾個伙計一起穿越沙漠,穿越到一半的時候其中一個瘦弱的伙計由于缺少干糧覺得累了,走不動了,眼看就要在沙塵暴中滅亡,而其他幾個伙計無動于衷,舍不得拿出一點干糧援助,導致最后走出沙漠時少一人。在張掖丹霞“失遺”中,其他六處丹霞同盟罪在“見死不救”。

    當然,這七個丹霞地貌分布于不同的省份,其他六處丹霞景區要援助缺少干糧的甘肅張掖丹霞也存在重重的困難,鞭長莫及,甚至可以說是不實際的。但六處丹霞聯合起來,為張掖盡一臂之力也不是不可能的,起碼應該在張掖丹霞放棄申遺的時候拿點實際行動予以阻止。可以不出錢,但出點力是不過分的。畢竟七個丹霞地貌都是親兄弟,一起闖蕩江湖,到成功的時候發現少了一位,誰心里都不好受。


妖妖直播app官方下载地址_妖妖直播app最近版下载_妖妖直播app下载网址是什么